西方频设西巴尔干特使地区国家“入盟”排队时间过长引不满

同时,西巴尔干地区则成为美欧关注的新重点。仅仅两年多以前,只有欧盟拥有西巴尔干特使,后来的一年多里,美德相继跟进设置了自己的地区特使,英国首相约翰逊政府在去年也有类似动作,而在今年的俄乌冲突发生后,体量较小的希腊也向西巴尔干派出了特使,法国则宣布将很快派出自己的特使。

不仅如此,西方对西巴尔干的关注也不局限于政治和经济领域,在安全上亦加大了投入,英德等国开始向西巴尔干派出更多的军事人员“填补安全真空”。

在北约萨拉热窝指挥部(NATO Headquarters Sarajevo)的请求下,英国军方7月初宣布将向波黑派遣一名信息战专家和一名战略防御顾问,根据英国防部的说法,他们将主要负责培训波黑的军事人员。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7月初谈及了向波黑派遣国防部专家的目的。“我们不能让西巴尔干变成普京的下一个棋盘。”约翰逊说。俄乌冲突爆发后,为稳住西巴尔干地区,英国政府已有动作。在6月初,英国曾宣布将派遣40名军官到波黑,以确保下半年波黑举行“自由而公正”的大选,并协助波方反击“不怀好意的外来干预”。

具体而言,英国将会与当地媒体和院校等机构合作,强化它们识别和应对虚假信息的能力。今年的波黑选举前,英国还将出资数十万英镑在萨拉热窝建立一个网络安全中心,专门应对可能出现的针对选举的外来网络攻击。

除了英国,传统上就对巴尔干地区十分关注的德国也有类似动作。6月15日,德国宣布将出于“安全考量”派兵波黑,参与欧盟驻波黑维和部队行动。德国此次最多将派出50名士兵,派遣期限为一年。这是2012年底撤出波黑的德军时隔十年再度“回归”该国,德国方面解释原因称,德国与其欧洲及北约盟友不会允许“在近邻出现安全真空”。

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的几天后,欧盟就决定向波黑派遣后备部队,将驻波黑维和部队规模从600人增加至1100人,以防出现不稳定局势。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尔曾表示,在波黑塞族共和国领导人多迪克愈发频繁表达其分离主义目标的情况下,欧盟派军是一项“预防措施”。

英德纷纷派兵的背景不仅仅是离西巴尔干尚有一段距离的乌克兰危机,波黑国内政治也正陷入不稳定,一些西方观察家甚至认为这是整个后冷战时代的欧洲除乌克兰外另一个生存受到威胁的国家。波黑今年十月将面临大选,其境内的塞族共和国领导人多迪克正积极争取更多的自主权,乃至最终实现从波黑分离。持亲欧立场的新闻网站“巴尔干洞见”报道称,西方普遍认为塞族共和国的背后有俄罗斯的支持,多迪克等塞族政治家的活动被认为是服务于“莫斯科在巴尔干地区削弱政治稳定和欧洲-大西洋一体化进程的计划”。

波黑中央政府早就意图加入北约,早在2006年就递交了入约申请。在随后的几年里,波黑国内进行了大量旨在满足北约和欧盟要求的改革,但北约一直没有打开放行绿灯,北约认为,波黑国内政治依然不稳,没有达到要求,成为成员国的时机尚未到来。2021年2月,波黑政府和部长理事会共同决定采取新的步骤推进欧洲-大西洋一体化,并宣布了旨在加入北约的新改革措施。今年的最新统计数据则显示,前五个月波黑与欧盟之间的贸易额出现了大幅增长,对欧出口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40%,进口则增长了30%多。

在听闻欧盟近日给予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候选国地位后,波黑主席团主席扎费罗维奇抱怨道:“如果今天有一个国家应该因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原因,获得欧盟候选国地位,那就是波黑。”

但实际上,这远非波黑国内共识,大部分塞族公民并不愿意加入北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北约在科索沃自行宣布独立一事中扮演的积极角色。根据1995年波黑战争结束时签署的《代顿协议》,波黑由两个自治实体组成,即穆克联邦和塞族共和国。穆克联邦主要人口为波什尼亚克族和克罗地亚族,塞族共和国主要由塞尔维亚族组成。2021年12月,塞族共和国议会通过了一系列法律,允许该地区于2022年5月前组建半官方机构和军队,这等同于将塞族共和国从波黑中分离出去。

波黑欲入北约、欧盟而迟迟不可得,连欧盟的正式候选国身份都没有拿到。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则分别于2005年和2014年成为欧盟候选国,看上去比波黑先行一步。但两国至今都未正式启动入盟谈判。愤怒的西巴尔干国家领导人在6月23日痛批欧盟阻挠它们的入盟努力。

阿尔巴尼亚总理埃迪·拉马对乌克兰获得欧盟候选国地位表示赞许,但也警告乌方不要对快速入盟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他说:“如果我没算错的话,北马其顿已经获得欧盟候选国地位17年了,阿尔巴尼亚也有8年了。给予乌克兰这一地位确实不错,但我希望乌克兰人民可不要有太多幻想。”

北马其顿总理迪米塔尔·科瓦切夫斯基说:“现在发生的事是对欧盟信誉的沉重打击。”他还称,北马为了入盟甚至不惜更改国家名字,但多年以来却一无所获。为了安抚北马其顿,法国总统马克龙于6月30日表示,法国支持北马其顿加入欧盟的方案。根据这一方案,北马将可以在满足进一步的条件后加入欧盟。

这些条件主要关于北马与保加利亚的关系:重新拟订(北马入盟)谈判框架和结论草案,确保保加利亚人与其他民族一样被纳入北马其顿宪法;框架和结论应明确指出,北马入盟进程中的任何内容都不应解释为保加利亚一方承认“马其顿语”的存在;保证在与北马入盟谈判结束之前,睦邻关系将一直作为一项横向标准,欧盟委员会将向理事会通报这一标准的最新履行情况;在谈判进程框架内公布对2017年《保加利亚与北马其顿友好 、睦邻与合作条约》执行情况的定期审查。

这些要求让北马其顿已经倦怠的民众更加不满。当时时间7月5日和6日,北马首都斯科普里爆发,数千人抗议北马其顿政府为加入欧盟做出的让步。

“法国提案”的背后是保加利亚对北马其顿加入欧盟一事提出了要求。作为欧盟成员国,保加利亚拥有对新成员国入盟与否的否决权,保加利亚希望北马其顿正式承认其语言——马其顿语由保加利亚语发展而来,并承认该国的保加利亚少数民族,压制对保加利亚的“仇恨言论”。许多北马其顿人认为,这样会破坏他们的国家身份。

在西巴尔干地区,存在各类冲突的国家或地区远不止北马其顿和保加利亚这一对。卡耐基欧洲中心6月底的一篇文章分析称,无论俄乌冲突给欧盟带来了多少地缘政治紧迫感,这些存在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地区矛盾会大大拖慢欧盟吸纳西巴尔干国家的进程。而同时,西巴尔干自身的动荡至少在目前来看尚未危及欧盟的安全环境,因此欧盟一方也并没有十分强烈的意愿来过多干预,仅仅是将重点放在防范可能增长的俄国影响力上。

Content [contId=18917777, name=西方频设西巴尔干特使,地区国家“入盟”排队时间过长引不满, status=0, createTime=Thu Jul 07 22:35:35 CST 2022, updateTime=Fri Jul 08 07:04:45 CST 2022, publishTime=Fri Jul 08 07:04:44 CST 2022,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