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苏格兰独立你必须知道的事

苏格兰独立公投结束,超过55%的苏格兰居民投票反对独立,这一比例高于之前进行的多番民调。为什么一向热爱自由的苏格兰人会放弃长久以来的独立努力,选择留在联合王国呢?

苏格兰历史上人少地穷,自建国以来与强大邻国英格兰之间的关系一直影响这国运的发展。千百年来,两国从战争到合并,从敌对到合作,在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方面的联系早就深入骨血,尤其是苏格兰现代工业文明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都仰仗联合王国的帮助。

现在说分手,苏格兰人自然要好好算一算经济账,因为独立可能要面对的是百万工作岗位蒸发,跨国公司搬迁,外资外贸缩水,还要分担英国高达1200亿英镑的国债,最严重的是,独立后每个苏格兰人会失去联合王国每年提供的1400英镑补助,在养老金、教育和社会福利方面会承受切身损失,为独立做出的牺牲可谓巨大。

苏格兰民族党是独立运动最大的领导力量,公投事宜和独立后国家的整体规划都由该党一手炮制,民族党关于未来前景的描述十分美好,但具体如何实施、凭借什么实施等问题没有明确解答,苏格兰人对前途还是充满未知。

根据《苏格兰独立规划》白皮书,独立后经济上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北海油气田的收益,但是近年来油气产量逐年下降,国际市场油价波动剧烈等使这一想法显得过于乐观。另外,苏格兰独立后仍使用英镑的提议已经被英国否决,民众连以后用什么货币的问题都无法解答,对于政府预算、税收来源和公共设施建设等方面试行标准更是摇摆不定,谁能保证苏格兰平稳降落?

联合王国方面,包括首相卡梅伦在内的各党派领袖都表示如果苏格兰选择留下,将获得更广泛的自治权利,包括财政、税收等各方面都将向苏格兰倾斜,这样一来,苏格兰人就有了切实的好处可拿,又何必拿国家前途去做豪赌呢?

苏格兰国土面积不足8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500多万,如果独立出去,将是实实在在的蕞尔小国。现在的苏格兰在经济上可以依靠欧盟,在军事上可以依靠北约,但是在独立之后,重新申请加入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欧盟近几年来一直走收缩路线,加紧了对成员国的审核,盟内大国英国和同样面临领土独立问题的西班牙等国恐怕不会让苏格兰轻易加入。

北约方面,由于苏格兰独立之后要求联合王国把境内现存的所有核武系统统统搬走,等于是沉重打击了英国的核武力量,进而显著影响了北约在欧洲的军事部署和威慑力,恐怕对苏格兰的加入不会特别热心。

脱离了联合王国,又失去欧盟和北约的庇护,独立后的苏格兰想立身于世界强国之林谈何容易,见证过东欧剧变的苏格兰人心里不可能没有计较。

据官方统计结果显示,苏格兰独立派在本次公投中以11个百分点输给统一派。虽然苏格兰独立失败了,他们却并非一无所获。英国政府允诺给苏格兰更大自治权,从公投第二天开始进行会谈,11月30日圣安德鲁节前各方同意权力下放细节,2015年1月25日“伯恩斯之夜”前出台法案,明年大选之后,不论哪个政府上台,都将实施新法案。

英国政府9月8日委派前首相布朗(苏格兰人)在靠近爱丁堡的原矿工协会与支持者们会面。布朗称,如果苏格兰选择留在英国,那么英国政府应该给苏格兰更多的自治权,在税收、政府开销和社会福利上,中央政府都应进行更多的权利下放。而且,这不能是空口承诺,政府现在就必须拟定一个时间表:公投第二天开始进行会谈,11月30日圣安德鲁节前各方同意权力下放细节,2015年1月25日“伯恩斯之夜”(Burns Night)前出台法案,明年大选之后,不论哪个政府上台,都将实施新法案。第二天一大早,他的建议就得到了三大党的发言人的一致公开支持。

英国执政保守党、首相卡梅伦、副首相克莱格以及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米利班德本周就联合签署了一封承诺书,向苏格兰人保证,他们选择留在英国将会享有更大的自治权。

这份文件主要包括三部分内容。一是承诺苏格兰议会将获得更广泛的权力;二是保证英国各个部分公平分享资源;三是国家医疗体系的资金支出由苏格兰政府决定,并维持“巴奈特方案”的分配方式。

独立派之所以搞公投一个主要原因,是想借此告诉英国人以及苏格兰人,尽管他们只有531万人口,约占英国总人口8.34%,但却占全国经济总量的9.2%。如果以人均GDP计算,他们在全球排名前20。而在过去的33年中,他们人均每年缴纳的税款,比英国其他地区要高。而且,他们总共还为英国的负债利息贡献了640亿英镑。更为不公的是,他们的北海油田价值有1万多亿英镑,但长期以来的税收收入,大都进了英国政府的口袋。独立派的本质诉求在于:“合”则对苏格兰人不公,主要体现在税收负担重。

卡梅伦在这次苏格兰公投前就把税收问题单独拎出来,承诺将在税收方面让苏格兰享有更多的税务,可自行制定税收规则。

英国三大政党的领袖此前联署的文件中,他们承诺苏格兰选民若投票否决独立,每人会继续获得比英格兰人更多的公共开支拨款。声明内文说:“我们同意:苏格兰议会是永久的,而我们会赋予议会广泛的新权力。人民希望见到改变。投反对票比分裂可以更快速、更安全及效果更好地带来改变。”声明承诺苏格兰若留在联合王国,将继续在拨款计算方法“巴奈特公式”下,每人获得比英格兰人更多的公共开支。英国财政部1979年起用“巴奈特公式”计算给苏格兰、威尔斯和北爱尔兰的公共开支分配金额。目前苏格兰按比例每人可获得的预算,较英国其他地区的平均值要高,估计多出10%-16%。

如果苏格兰本周的公投结果是独立派获胜,从英国独立出去,那么它可以宣称自己的国家改变了现代生活。因为只要留心观察下世界历史,可以发现从手术麻醉、青霉素到电视、马桶等许多事物都出自苏格兰人之手。苏格兰默默无闻地为这个世界发明了很多东西。

在苏格兰奥克尼小村中的一处考古发现,将马桶的历史延展到了新石器时代。这座修建于公元前2200年的迷人蹲坑,不仅首开“历屎”的先河,甚至使用冲水系统将 “废弃物” 冲出室外,给予了当代厕所很多设计灵感。

为了纪念苏格兰人的这一发明,今日公厕一般会标出两个人形的图案,一个表示 “男人”,另一个则表示 “苏格兰男人”。

苏格兰埃尔郡出生的亨利福德斯曾经远游日本。1870年左右,他发现当地出土的陶器中保留了古代日本工匠的指纹,且无一相同,他立刻意识到这是可以用于罪犯鉴别的手段,并向当时最需要罪犯鉴定的国家 —— 他的祖国推荐了这个创造,却被无情回拒。 但阿根廷警方采纳了这种学问,并首次据此侦破了一桩母亲杀害两个孩子的凶案。

23位美国总统拥有苏格兰或阿尔斯特苏格兰血统,包括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乔治布什等。

汉密尔顿郡的威廉克伦远在电力被发明之前,就提出了 “冰箱” 的概念。原理很简单:通过机械装置释放压缩空气来除去热量。但是在1748年,他并没有立刻意识到这种装置有什么实际的作用。 今天,我们广泛地使用它来存储食物,或者前女友的尸体。

在这一刻,全世界约有150万台取款机正在工作。它们共同的祖师爷是约翰谢珀德巴容,一个出生于印度的苏格兰人。这个家伙在洗澡时想出了这个主意,并最终付诸现实。1967年,第一台正常工作的 ATM 机出现在伦敦街头。

巴容最早为 ATM 机设计的是六位数的密码,但是太多蠢货脑容量有限,后来改成了更不安全的四位数。

1980年的一天,苏格兰阿伯丁大学的约翰马拉德教授(他也是全苏格兰第一个医疗物理学教授)一拍脑袋,想出了这个点子,从此救了不少条命。

苏格兰人为他们不共戴天的英格兰邻居发明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家银行。1694年,威廉帕特森爵士向哈利法伯爵提议创立英格兰银行,获批准。 在此之前,大家都必须把金块藏在家里。

马路的 “马” 字并不是说这一条 “马走的路”,它是随了发明人的姓。第一条马路由苏格兰人约翰马卡丹发明设计,其实没什么特别,就是用碎石子铺路而已。因其设计发明的路使英国交通大为改善,为迅速发展的英国工业和贸易往来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为表纪念,马路(macadamisation)因此得名。

苏格兰铁匠科克帕特里克迈克米兰发明了两个轮子的骑行工具,帮他通行于他的家乡达姆弗里斯郡。 不象奔驰或福特,他从没想过靠这项发明来赚取专利费。

克隆羊多利是全世界第一只被克隆出来的哺乳动物,它于1996年由科学家在靠近爱丁堡的罗斯林研究院克隆而成。

格拉斯哥20英里以外的格林诺克,是詹姆士瓦特的家乡。他因发明蒸汽机而闻名于世,被认为是世界历史上最聪明的一个点子。工厂、火车、轮船、汽车则因他而接踵而至。

1861年,对黑白摄影并不迷恋的苏格兰科学家詹姆士马克斯威尔发明了三色分离显影法,让摄影底片可以对红黄蓝三色分别感光。 他的第一张照片是一道人造彩虹。

全世界最受欢迎的鸡尾酒,也是来自苏格兰的发明。18世纪的爱丁堡医生乔治克雷格霍发现,金鸡钠碱可以治疗疟疾,但是随汤力水吞服这种药物实在太苦,唯一能咽下去的办法是兑一点金酒。

1936年,罗伯特华生瓦特爵士为英军开发了以无线电波探测飞行物的技术。 它曾经拯救了伦敦,如今女人靠它在车库安全倒车。

“华生先生,你可以过来一下吗,我现在需要你!” 亚历山大贝尔著名的第一通电话是一个求救电话。如果不是这位爱丁堡人,你半夜挨饿时将无法呼叫麦当劳。 顺便说一句,麦当劳也是苏格兰人。

除了这些,还有很多源自苏格兰的发明,包括:青霉素、麻醉学、电报、多莉羊(第一只克隆的哺乳动物)、电动钟、铅版印刷、烤面包片机、高尔夫球、抗菌术(用防腐技术抵抗疾病)、传真机、新古典派经济学、β-受体阻断剂(医治心脏疾病)、(数学中的)对数、胶水邮票、保温瓶 …… 而在下周,苏格兰人没准会重新发明苏格兰。

苏格兰独立公投像一个不小心被点燃的火把,让英国后院一下起了火。不仅如此,这把火已经延烧到多个国家的后院:从德国的巴伐利亚,意大利的撒丁岛,法国的科西嘉岛,到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这些地区近期派遣多人赴苏格兰“见证历史”,“分裂的幽灵”正在游荡。

1714年9月11日,巴塞罗那在西班牙王位争夺战中沦陷,加泰罗尼亚并入西班牙版图,距今年正好300年。

加泰罗尼亚在文化发展上具有一定的自主性,是西班牙经济较为发达、独立意识也较鲜明的地区。作为当地第一母语的加泰罗尼亚语,与西班牙语同为西班牙的官方语言,二者明显不同。巴塞罗那的民众一直为本地语言和独特的文化传统而骄傲。

目前,西班牙的失业率高达25%。然而,在西班牙正努力摆脱经济双底衰退的同时,加泰罗尼亚的经济却在稳步上升。该地区民众认为,加泰罗尼亚若摆脱西班牙统治,经济会得到更快的发展。

2010年,西班牙驳回了准许加泰罗尼亚拥有更多自治权的提议,且认可其为西班牙内部自治区的特权章程。自此以来,加泰罗尼亚的独立情绪日益高涨。在此期间,总理拉霍伊拒绝了马斯对加泰罗尼亚多项拨款请求,这更激化了当地独立的情绪。

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及独立主义政党之前要求在11月举行独立公投,但遭到西班牙众议院否决。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已经宣布将于2014年11月9日举行自决公投。

随着苏格兰独立公投日期的逼近,加泰罗尼亚政府驻地巴塞罗那近日爆发了180万人大。他们穿着象征加泰罗尼亚黄色和红色旗帜的衣服,在道路中组成巨型V字,要求获准举行独立公投。

科西嘉岛面积8681平方公里,人口约26万,主要为科西嘉人。科西嘉也是拿破仑-波拿巴的故乡。

科西嘉岛位于法国东南部的地中海上,形状如鸡蛋。它属热那亚共和国,1768年协议卖给法国,它现在是法国的大区(région),面积约8682平方公里,2008年有30万人口。该岛分为南科西嘉省和上科西嘉省。

自从1769年归入法国后,两百多年来,岛上的民族主义分子和地方分离主义分子的活动从未停止过,政治暗杀事件层出不穷。少数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一直在谋求科岛独立,近20多年来恐怖活动愈演愈烈。以“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为主的分裂组织不断制造事端。科岛暴力事件和恐怖活动层出不穷,成为法国历届政府难以根治的顽疾。

科西嘉岛资源匮乏、工商业落后、税收不足。岛上的人均生产总值比法国全国平均数低30%,就业人口中有四分之一是国家公务员。自1786年成为法国领土以来,科岛全靠法国政府的财政支持度日。法国每年拨给科西嘉的财政补助达114亿法郎。长期以来,在法国人的眼里,科西嘉一般是与贫穷、落后相联系的。与法国语言、风俗的迥然不同,则使科西嘉人往往有一种强烈的寄人篱下的感觉。而法国社会各界对科西嘉岛问题的看法也不尽一致:一些人认为,科西嘉岛的财政是法国的一大负担,不如撒手不管,随它去独立。但更多的人不愿看到法国领土的一部分分离出去,民意调查表明,80%的科岛居民、60%的法国本土居民希望科岛继续留在法国。

巴伐利亚是德国面积最大的州(占全国面积1/5,7.1万平方公里)、人口第二大州(1180万),也是最富裕的州之一。西门子、宝马等大集团的总部都设在这里。首府位于慕尼黑。

至1871年,巴伐利亚仍然没有加入由普鲁士主导的德国。之后普鲁士通过战争手段迫使巴伐利亚加入德意志帝国,但其仍拥有王国地位,并保留独立的邮政、铁路与军队等事务的自主权。现在巴伐利亚仍然有着自己的文化独特性,许多当地的居民都强调自己和德国其他地区(尤其与原普鲁士各州)的区别,并且强调自己的语言。由于历史的原因,巴伐利亚对中央政府拥有较大的独立性。该州天主教势力强大,一向被认为保守色彩浓厚。

巴伐利亚是德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巴伐利亚的人均纯收入最高,大约为 20340欧元,比全德平均值高出9%。同时,巴州还是世界上最富购买力的市场之一。目前该州作为现代化高科技中心,是欧洲最有活力的经济区之一,被称为是德国的“加利福尼亚”。

200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1/4的巴伐利亚民众希望独立, 此番苏格兰独立公投,让巴伐利亚党深受鼓舞,该党在官网上以“苏格兰独立:YES!”为题写道,“我们支持苏格兰独立!苏格兰与英格兰有着太多的文化差异。这是一个好典范,将鼓励巴伐利亚等欧洲地区继续推动独立运动。”

“撒丁岛人”党书记塞达表示,自从苏格兰确信将进行独立公投以来,“撒丁岛的独立时间也在日益接近”。他认为,苏格兰公投为撒丁岛独立提供了模板。塞达10日表示,将和撒丁岛一些政界人士前往爱丁堡,会见苏格兰独立派人士并作为计票观察员观摩这次公投活动。

在历史上,威尼斯共和国诞生于中世纪,并在15-16世纪达到顶峰,成为欧洲经济、政治大国,但在之后由于新航路的开辟而衰落,直到1797年被法国人拿破仑-波拿巴征服。

今年3月,意大利威尼托大区的73%的人口(236万公民)进行了一项关于“威尼托独立”的网络调查,有将近89%支持威尼托大区从意大利独立出去。一部分独立支持者聚集在特雷维索,展示着15-16世纪威尼斯共和国的国旗,并大声呐喊“威尼斯共和国”的名称。

威尼托大区执政者卢卡称:“罗马政府总是自认为自己是帝国的首领,却对别的地区发号施令,我们感觉我们的地位被边缘化了。我感觉我们威尼托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为罗马交税。每年威尼托要向意大利政府缴纳710亿欧元的税,而意大利政府每年在威尼托投下的钱才不到210亿欧元。”

历史上荷兰、 比利时曾是一个国家,佛兰德区(又译作佛拉芒)的人主要讲荷兰语,位于比利时北部,它也是今日比利时王国下属三个自治行政区之一。

在2001年秋,一个比利时的佛拉芒人建立了一个偏的政党新佛拉芒人联盟,是弗拉芒人分离运动的一部分,该党主张自由民族主义,并致力于将弗兰德和平地从比利时分离出去。

2010年比利时国会下议院选举结果显示,分裂派政党“新联盟党”(N-VA)在弗拉芒处于领先地位。而该政党终极目的是与南部的法语区彻底决裂。而荷兰语党派与法语党派对于组建联合政府无法调节,而导致比利时陷入了长达18个月的无政府状态。而由于荷兰语区经济远远好于法语区,荷兰语区要求至少经济独立的呼声由来已久。

魁北克面积154.2万平方公里,人口790万(2008年)。魁北克官方语言为法语,北美法语人口主要集中在此。首府魁北克市,最大城市蒙特利尔。

魁北克在历史上曾是法国殖民地,现在其民众亦大多讲法语(占当地居民82%),这与说英语的加拿大其他地区有显著的不同。主要居民是英裔和法裔加拿大人,后者主要聚集在魁北克省。

魁北克人党是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一个左翼政党。40多年来,该党力主魁北克省从加拿大独立出去。魁北克省为法语区。该省法裔居民与英裔居民矛盾较深。加拿大政治家们围绕危机和魁北克省的独立问题而常年争吵不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